www.882828.comcom--彩色跑中国_无维网

www.882828.comcom

来源:健康养生知识网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7年08月08日 15:41

  幸好,他们等待的时间不算很久。就在逢五小朝会将来的晚上,东宫的消息传了过来:太子高烧已经消褪,饮食开始正常,逐渐好转。而内侍长万贞虽然仍旧昏睡,但据御医说,她体质极佳,有医婆照料,真实情况比太子还要好,只要清醒过来,也就无所谓危险了。

  这不就跟现代电影放映机投影差不多吗?只不过裙板算幕布,放映机和片源又在哪里?

  景泰帝怒极而笑:“虚伪冷酷,贪婪暴戾,这就是你对我的评价?这七年来,只要我狠得下心,拼着一时骂名,随时可以将南宫以下,包括你在内,斩尽诛绝!只是为了骨肉亲情,朋友之义,一直不忍!否则,你今时今日早做了阴间之鬼,哪有机会来骂我?”

  可替孙太后看光景,这权力可就不好界定了。尤其对内侍出身的中官来说,谁得了贵人的青眼,谁就有了权势。这权势还跟身份、资历无关,只看得不得上意。

  景泰帝固然爱自己的儿子,希望儿子为储。但与这个从小亲近自己,国战时同甘共苦的侄儿,就未必没有感情。此时见他大病未愈,却还记得回报,更是心中五味交织,忍不住长叹一声,轻轻抚了抚太子的头顶,喃道:“只怪我们生在帝王家!”

  万贞笑了笑,怜惜的摸了摸小太子的头顶,肃然道:“我带着殿下,只盼他父母双全,能平安长大,健康幸福。至于别的,能得固然好,失去也未必不幸。然而像于首辅他们那样的直臣,都希望看到天家法礼无亏,垂范万民。您想图将来,就不能不正视现在。”

  她一生的爱恨,都被困在这座宫廷里。因为名分尊卑,因为性情偏爱,所有人都不喜欢她,都指责她。可是没有人替她想过,一而再地把亲生的骨肉交给皇后抚养,她愿不愿意!她有再大的过错,错的源头,也不是她!

  景泰帝手中抓着她留下的衣裳,看清她身上贴身居然还穿着一层水靠,满腔的惊恐愤怒,倏地变成了尖锐的剧痛:“你不信我!你根本没信过我!”

  周贵妃踌躇满志的吩咐夏时备驾,正是想在儿子登基要尊自己为太后的这一天,亲自前往奉天殿,去做一件她在皇帝大行前一直想做没有做成,反而背了口大黑锅的事。万贞的要求一出,顿时让她大怒:“万贞!你敢!”

  万贞一怔,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,看着他,缓慢而坚定的说:“对不起!”

  石彪从叔父石亨那里探听到了沂王府和万贞的现况,就知道她的身份比一般宫中女官难办,这个拒绝的说词,也算他意料中的事,嘿嘿一笑,道:“我当然知道真要娶你,还是得求监国开恩。但我问的不是事情怎么办,而是问你自己,愿不愿?”

  然而等到朱祁镇真到了居庸关前,礼部尚书胡濙准备了全套礼仪,奏请迎接上皇回京时,景泰帝心中的不安又陡然扩大了无数部,坐在金銮殿上许久没有说话,一样都没答应,咬牙道:“着双马一轿,迎驾回京。”

  万贞赶紧提醒她:“贵妃娘娘,只有春龙节的那天我是奉太后娘娘之命来看你的,这段时间我过来,只是私下来看看小殿下和你。”

  他近年除了在储位一事上与朝臣角力,偶尔发怒外,平时极少这么怒形于色。此时乍然发作,不仅石亨叔侄惶然,于谦也有些不明所以。

  万贞心一动,连忙拉了把舒彩彩,悄声道:“彩姐,快看看你屋里有没有什么情况……”

  回到居住的小房间,她一头栽倒在床上,全身散架了似的,再也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劲。小院里的女官来来去去,吵吵闹闹,太吵了,吵得她脑袋一阵阵的抽痛,好像连头发丝都变成了利刃,在她脑子里绞来绞去。

  万贞忍不住叹了口气,问道:“那小皇子呢?”

  杜箴言大大的叹了口气,道:“不算!行了,从今天起,咱们把这些东西练一练。你别觉得我多事,这世道多学一样,就多一张保命的底牌。”

  

  万贞只把自己定位成传话筒,但这时候也有些惊疑不定,忍不住问:“等等,你是说,看到生人,听到怪声的,一开始是贵妃娘娘?那时候你们没有发现吗?”

  康恩也吓得慌忙求情,想叫手下的跟班过来阻拦吧,但又知道自己如今已经失势,跟万贞硬碰实在缺少低气。

  十几年离别,他曾经想过万贞可能会另外遇上心动的人,但当这成为事实,他却仍然觉得自己没有丝毫准备,喃喃地问:“你爱……谁?”

  万贞怀疑的看看他,再看看二胡,问:“我还能点单?”

  嗯?万贞脑中灵光一闪,恍然大悟:“莫非这是具牙签弩的零件?”

  万贞摇头:“插手官员任免这种事,我是办不到的。不过身在东宫,离朝堂近,消息便利,像这种并非膏腴之地的职位,帮有心人谋一谋,只要小心用力,偶尔也能办成那么几桩。”

  杜箴言想了想,回答:“据岳阳那边的伙伴说,花姐和丈夫平时还好,闹起家务来男方不是对手,次次落荒而逃……至于别的,她头脑有限,但守着田地养些蚕、鸡、鱼换活钱,吃不了亏。只是若要荣华富贵,她和丈夫没那能耐,还得看儿子争不争气。我自身都难言以后,只能顾她一时,一世却是顾她不得了。”

  正如吕嬷嬷所言,现在周贵妃是身在仁寿宫,手边无人,用得着万贞。等她坐好月子回了长春宫,大把的人手使唤,万贞的下场可就难测了。

  郕王妃长长的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皇嫂,我要谢谢你。多年来我一直怪他,也怪自己。看到太子和贞儿才知道,我与监国都不该怪对方,只是……不合成为夫妻。”

  石彪是个粗人,心里有事就藏不住,答完皇帝的问话,直接道:“陛下,臣今日进宫,是来向您求个恩典的。”

  他急着让万贞怀孕,偏偏天不遂人愿。过了十几天,她的小日子又来了。

编辑: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ww.anpu11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